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午夜時分,當城市的喧囂逐漸落幕,越來越多人進入深度睡眠時,垃圾清運員的工作卻剛剛開始——在隨後的數個小時裏,他們要駕駛著垃圾清運作業車,穿梭在杭城大街小巷,爭取用最短的時間將杭州每天産生的1萬多噸生活垃圾清運幹淨,讓人們看到一個幹幹淨淨的城市。
2019-08-27 09:33:39  来源:浙青网-青年时报  作者:记者 叶锡挺   編輯:孟泓穎

詹國興就是他們中的一員,已在這個崗位上工作18年的他,中間就回家過了3次春節。他說,最大的願望是能帶著家人出去旅遊一次。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01:50

每天要清運60多個集置點

出車前做好檢查很重要

“不好意思,稍晚了一點,開始幾個點繞了一下。”淩晨1點50分,記者坐上了詹國興駕駛的垃圾清運車,他解釋,“其實相比往日,今天還早出發了一個小時,但到這裏還是比平常晚了,今天的垃圾比較多。”
垃圾清運車的味道有些“不一般”,看著記者好像有些不適的樣子,詹師傅連忙問,“聞不習慣吧,要不要戴口罩?”
淩晨1點,詹師傅就開始了當天的工作。先是檢修車輛,他開的是綠色易腐垃圾清運車,密封要求高,“車開了四五年了,每天都在路上跑,難免有些小故障,每天出車前做好檢查就很關鍵,基本上要花上20分鍾。”詹師傅負責的是下城區的易腐垃圾清運,很多老舊小區分布在狹窄的小巷裏,這對駕駛中型作業車的他是個考驗。
大约5分钟后,詹师傅把车停在了體育场路一个垃圾清运集置点边上,这里有6个易腐垃圾桶。为了赶时间,下车后他一路小跑,一次拖动两个垃圾桶放置在清运车的背后装车。
由于是夏天,加上垃圾堆放已有數小時,氣味非常難聞,但詹師傅和他的同事好像沒什麽感覺,僅花了3分鍾就把這個點的易腐垃圾全部裝車。
“得抓緊時間,還有60多個點要清運呢。”詹師傅一邊說,一邊笑著抖了抖袖子上的垃圾。

02:00

集置點周圍地上全是垃圾

每次清掃都耽誤不少時間

下城區很多集置點之間的距離並不遠。又開了1分多鍾,詹師傅他們來到中山北路上的一個點,這個點綠色垃圾桶比較集中,有8個。
還沒下車,詹師傅就歎了口氣,說:“你看看,地上全是垃圾。那邊,還有收廢品的在翻垃圾,讓垃圾更亂。”
這時,收廢品的人看到清運車到來,立即騎上自行車走了,留下集置點周圍的一片狼藉。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詹師傅清掃集置點散落在桶外的垃圾。

下車前,詹師傅拿出他常用的兩件裝備——塑料地毯和厚厚的塑料手套。他熟練地鋪開地毯,“這是防止作業過程中垃圾漏出來掉地上,這樣8個桶裝完後,把毯子收起來垃圾倒進車就可以了。”說完,他戴上手套開始收拾地上的垃圾,三兩下就把垃圾都放到了桶內,然後拉上兩個桶開始裝車作業。他提醒記者靠邊站,“你看看我胸前,都是汙水。”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詹師傅將垃圾桶推向清運車。

垃圾遍地的情況同樣出現在屏風街平安居外的集置點。“每天清掃垃圾就要花去不少時間,這都是多出來的時間。”詹師傅解釋,“如果不清掃幹淨,垃圾會弄得到處都是,到時候環衛工花的工夫可比我多很多。”

02:30

轉著圈作業只爲不影響居民休息

希望市民多理解工作的特殊性

記者發現,詹師傅並不是按順序清運,而是在城區內繞圈圈,有些集置點就在旁邊卻沒有去運,反而去清理比較遠的點。
對記者的問題,詹師傅解釋:“這個時間絕大多數居民已睡覺,不高興有聲音的,所以我們常會遇到投訴,公司就會和社區進行協商,調整清運時間,比如屏風街上3個點,有2個這個時間是不能作業的,等第二車再來清運吧。”
詹師傅開的垃圾清運車內部結構比較複雜,其中爲了盡量把垃圾裝滿提高效率,清運車在操作過程中會用到類似壓縮機一樣的設備,將垃圾往內部擠壓,而這個過程會造成一定的噪音。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“垃圾清運不是直接將垃圾桶內的垃圾倒入車內,還要往裏壓,不然沒倒幾桶,車子就滿了,但很多居民不理解。”詹師傅說。這時,車子來到百井坊巷的一個集置點,這個點只有2個綠桶,隔著幾米就是居民樓,“這裏的居民就投訴過幾次。”
由于之前已裝了17桶垃圾,車內的垃圾已滿滿當當,詹師傅選擇不用機械作業,而是拿出了第三件常用的裝備——破舊的羽毛球拍,與同事合力將兩桶垃圾倒入車內,再用羽毛球拍往裏擠了擠,最後還用手推了推。當詹師傅再次上車的時候,一開始記者看到的手套,已變黑並附著惡臭。
詹師傅解釋說,垃圾清運有一定的時效,也面臨著不少困難,“因爲垃圾運輸量較大,有時從淩晨1點開始要忙到下午2點,而不及時清理容易造成垃圾腐爛影響周邊環境。”清運員們能做的是適當推遲清理時間,作業時聲音盡量小一點,盡可能不影響周邊群衆休息,也希望市民多多理解。

03:25

將産生的汙水接住倒入下水道

能明顯感覺垃圾分類的效果

這時已是淩晨3點25分,垃圾清運車已快裝滿,“這是第一車,一般要3~4車才能清理完。”到了社壇苑的一個集置點,詹師傅拿出了他的第四件裝備——塑料盒子。
這個盒子在普通人眼裏很不起眼,但對詹師傅來說作用很大,“易腐垃圾産生的汙水特別多,垃圾裝得多了,操作過程中會有汙水溢出來,需要用這個盒子接住然後倒入下水道,否則汙水全灑在路上,散發出的惡臭會影響到周邊環境。”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詹師傅用器具接住垃圾産生的汙水。

垃圾裝車完後,詹師傅將滿滿的一盒子汙水端起,倒入遠處的下水道。
處理完武林小廣場的一個集置點垃圾後,詹師傅表示這一車不能再裝了,“再裝下去汙水太多會汙染路面,我們本來就是做城市清潔的,不能爲了圖方便讓城市路面變髒。”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詹師傅和同事用器具接住垃圾産生的汙水並倒進下水道。

根據詹師傅每天裝車的經驗,當天少裝了10~12桶垃圾。“這個原因很簡單,現在垃圾分類情況有所改善了,而易腐垃圾産生的汙水較多,如果全是其他垃圾,還能再作業2~3個點。“詹師傅說。

04:30

趁等過磅時間抓緊吃早餐

周末垃圾特別多要到下午才能運完

淩晨4點30分,我們剛到天子嶺門口,就見到了從城市各個方向回來的垃圾清運車,由于過磅時間是5點(垃圾清運車都需要稱重,然後垃圾才能去填埋或進行處理),而可供車輛行駛的道路有限,所以,倒垃圾也須排隊。這時候,已經有幾十輛車在排隊。詹師傅下了車,“趁這會兒有空,先去吃個早飯。”
一碗拌面、一大碗的豆漿、兩個包子,是詹師傅的早飯,“看不出來吧,我的飯量還是可以的。5點吃完的話要忙到下午1點左右,不吃飽了哪來力氣呢。”詹師傅笑著說。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詹師傅正在進行垃圾裝車作業。

排到詹師傅了,過磅顯示重量爲12.4噸,“今天這車垃圾比以往少了1噸多,也說明垃圾分類效果還是有的。”詹師傅說著,將車開到了汙水卸水站。
“天子嶺剛建成的時候我就拉垃圾到這兒了,變化蠻大的。”詹師傅說的變化,其實是天子嶺處理易腐垃圾的一套先進技術。據了解,這套技術設計處理規模200噸/日,采用“前分選+厭氧産沼+沼氣淨化利用”技術工藝,將有機質分離送入厭氧罐發酵,産生的沼氣經淨化處理變成電能。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詹師傅正在卸垃圾,這時,掌握節奏的快慢很重要。

這時,天已經微微亮,而詹師傅剛進行完工作的第一階段,“60多個集置點,周末産生的垃圾比平時多,要運4趟吧,差不多要到下午了。”說完,詹師傅又驅車前往市區……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
●追夢者說

垃圾清運工作我已經幹了18年,被人罵過,有過委屈。確實,晚上清運垃圾影響市民休息,垃圾車路過的異味也可能會影響別人,這些都是問題,但如果晚上不清理,白天垃圾堆起來就更臭,受影響的面會更廣、更多。所以,希望大家能互相理解一下,這也是所有清運工的心聲。
夜幕下的追梦人 | 垃圾清运员:“昼伏夜出”让城市告别脏乱差
這份工作有“味道”,但總有人要做。我的工作沒有任何的“意外”,幾乎每天都是排滿的,假期尤其忙,所以18年時間裏,我只回去過了3個春節。讓我欣慰的是,家裏人都是理解支持我的,我會堅持做下去。最要感謝的是我妻子,照顧家裏上上下下。
現在垃圾分類很熱門,我的工作很直觀就能看到垃圾分類的效果,分好了,很多垃圾能利用起來,沒分好,只能填埋影響環境,希望大家能一起努力把這個工作做好,能將垃圾統一放入正確的垃圾桶內。

版權申明

  凡注有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或電頭爲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的稿件,均爲浙青網獨家版權所有,未經授權、許可不得轉載;已獲協議授權的媒體、網站等,在使用時必須注明來源爲"浙青網",並保留"浙江青年傳媒集團有限公司"的電頭,違者我方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。版權合作請聯系:154678405@qq.com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上一篇:夜幕下的追梦人 | 京杭大运河“水上交警”:接电话的每一秒都“惊心动魄”
下一篇:夜幕下的追梦人 | 花两小时提升两厘米让路不再颠簸,井盖养护工下足“绣花”功夫

熱點
關注我們